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事大全 > 故事会 >

血梅

(阅读次数:+)

  1。模特
  
  陈家大小姐陈月晖冷不丁看见那个老乞丐时眼睛便一亮,她忙让车夫止住脚步,开始偷偷地打量那个老丐。当然,陈小姐是在以一种艺术的眼光打量那老丐。
  
  陳小姐是在两个月前从上海回到家乡涞阳的。陈小姐在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读洋学堂,攻西洋画系,学油画。陈小姐很热爱自己的学业,学习勤奋,成绩也好,很被老师器重。但没多久,上海沦陷,学校停了课,陈小姐便回了家。
  
  当时陈月晖对画西洋画已经到了如痴如醉的程度。虽然远离课堂,但不敢荒废学业,每天坚持在家中作画,画花瓶等静物,画猫啊狗啊等动物,也画人物。陈家主仆都成了她笔下的人物。父亲陈南轩很爱自己的女儿,一次次派人从大城市给她买回油彩和画布。
  
  陈小姐最大的愿望是画张男性的裸体油画。当时,上海美专是全国第一个引进裸体模特的学校。陈小姐曾画过女子裸模。但学校里很难找到男模,所以她一直就没有机会画男子裸体。陈小姐非常遗憾,就一直热切地渴望画一张彰显男性阳刚之美的裸体油画,为自己的艺术人生添上很美的一笔,使自己的艺术达到更高一层境界。
  
  她先是让丫环动员家里的几个男仆给自己当模特,但没一个乐意。有个男仆听说脱光衣服让小姐画,脸涨成了猪肝色,竟吓得“哇”的一声哭了,陈小姐无奈地叹口气。
  
  陈月晖小姐为找不到男模郁闷。
  
  这次,陈小姐见到那个老乞丐时不仅眼睛一亮,心也忽地一亮:这老丐身材消瘦骨感,五官棱角分明,极适合当模特,何不就用这老丐?陈小姐想,毕竟是一个食不果腹的乞丐,一个连饭都吃不上的人是不应该有什么尊严的,当然也不会有多少羞涩感的。况且他已七老八十,稀里糊涂的年纪了,也许不应该计较什么了。
  
  第二天,那老丐在陈家男仆的带领下迟疑着走进了院子,接着就又被带进了后院。
  
  老丐最后被领进一间小屋中,屋中堆放着一些劈柴和坛坛罐罐,有蜘蛛网胡乱织着,像是个久不进人的杂物间。
  
  地中央放了一个木盆,接着有人提来一桶热水,向盆里哗哗倒,白色的雾气荡漾开来。
  
  丫环抱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随后走进来,找了个相对干净的地方把衣服放下,朝老乞丐说洗完澡后换上这套衣服。老乞丐忽然神情紧张起来,嗫嚅着说:“为啥?你们要干啥?”就有转身离开的意思。
  
  男仆喝道:“让你洗澡有什么不好?哪那么啰唆!”说着,男仆和丫环走出了门。
  
  老丐终于开始动手解衣服,不一会儿便传来哗哗的撩水声。等老乞丐洗完,丫环发现那老丐虽然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但是头发依旧鸡窝一般,脸也不洁净。
  
  丫环问道:“你洗澡不洗头脸吗?”老丐说:“干净了就讨不来饭了。”男仆进来,骂道:“真他娘贱骨头。”丫环说:“必须洗干净,脏乎乎的怎么能见小姐!”老丐听了丫环的话,露出惊异的目光。丫环说:“我们没恶意的。再洗洗,水要凉了。”老丐显得很不情愿地又走到水盆旁。
  
  当男仆和丫环再一次见到洗净后的老乞丐时,都惊呆了——那哪是什么老丐?分明是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啊!
  
  丫环领着乞丐走出房门向小姐的画室走去。
  
  和他们同样惊呆的还有陈南轩。仆人领着“老丐”进院子的时候,正巧被他看见了,“老丐”变成小伙子走出房门的时候,他也看到了。
  
  2。画像
  
  当“老乞丐”被丫环领进画室的时候,陈小姐愣住了。丫环说:“变戏法,大变活人。”陈小姐依旧发愣。丫环补充说:“人配衣服马配鞍,这一倒饬,老头变小伙。”陈小姐这才醒过神来,问:“你装老头,一准是为了博得人们的同情,好讨饭?”乞丐点点头。
  
  老乞丐摇身变成了俊小伙儿,一下子击碎了陈月晖小姐的那层心理准备。
  
  不过陈小姐又想,再怎么年轻,他也是个乞丐啊!乞丐能有多少尊严呢!这样一想,就又把那层心理准备寻了回来。陈小姐小声对丫环说:“脱吧!”丫环随即对那年轻的乞丐说:“脱吧!”乞丐大惑不解。丫环笑了,忙又说:“我还没说清楚,我家小姐是要画你的光身子。”说罢脸一红。
  
  乞丐一听,望了望纸和笔,脸也红了。陈小姐说:“我们不会害你。只想让你做模特,我会给你钱的,这段时间你就吃住在我家里,省得你再去要饭了。”乞丐想了想,咬了咬嘴唇,点了头。
  
  当年轻的乞丐缓缓脱掉衣服裸露出自己的身体时,陈月晖小姐的心顿时狂跳起来。她毕竟是个从未见过成熟男人裸体的大家闺秀啊。此时对于这位女画家来说,不仅眼中看到了美,心中也平添了一种最原始的那种不可名状的冲动。
  
  陈小姐很为自己的这种想法而脸红,努力把思想融进艺术的氛围之中。陈小姐决定先为他画几幅速写。她先让他摆了个姿势,很快便画起来。随着铅笔的快速滑动,一幅漂亮的速写很快完成。陈小姐又让他换了个姿势,再画……陈小姐“贪婪”地画到中午,共完成了十余幅铅笔画。不觉已是正午,小姐捶了下腰,边收拾画稿边说:“你可以穿上衣服,去吃饭了。”
  
  年轻的乞丐穿上衣服,被丫环领出门。
  
  然而没多久,丫环又跑了回来,对陈小姐说那乞丐被警察带走了。
  
  陈小姐满脑子问号找到了父亲,刚当上伪警察局局长不久的陈南轩意味深长地拍拍她的肩膀,笑一声,说:“很快你就知道了。”
  
  3。探监
  
  很快传来了消息,那年轻的乞丐是八路军乔装打扮的侦察员。

共3页: 上一页123下一页
精彩栏目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