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事大全 > 故事会 >

给爸爸讨钱

(阅读次数:+)

  这天早上,县城汽车站门口出现了一个背书包的男孩,十一二岁,瘦瘦的,一脸焦虑,穿一身旧衣服,一看就是穷人家的孩子。
  
  男孩径直来到候车室的门口,略微停顿后,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张写满字的纸,铺在面前,然后跪下来,眼巴巴地望向路人。
  
  纸上的字歪歪扭扭,文句也不通顺,大意是:爸爸是个残疾人,只有一只胳膊,以收废品为生,还要养活他和弟弟。前些天爸爸突然得了急病,没钱治疗,只能躺在床上等死,他想讨点钱,送爸爸去医院,希望过路的好心人帮帮他……
  
  特别显眼的是,在这张纸上,还搁着一张印有二维码的硬纸片。
  
  如果不是这个二维码,男孩跪在那儿根本不会引起路人的注意。如今,大家在闹市街头见多了孩子下跪讨钱的事,很多都是骗人的把戏,人们早已漠不关心,看都懒得看了。但就因为这个男孩讨钱用了二维码,大家一时好奇都围了上来。
  
  这时,一个胖男人带着嘲笑的口吻打趣道:“如今讨钱都用上二维码啦?看看你手机好使吗?”
  
  男孩坦然答道:“手机在我爸手上。”
  
  “是谁让你出来讨钱的?”
  
  “我自己。”
  
  “家里人知道吗?”
  
  “不知道,”男孩盯着这个盘问他的胖男人,不高兴地说,“您别再问了,我知道您不会相信。”
  
  胖男人走也不是,不走也不是,悻悻地站在那儿。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有人开始拍视频,发到了朋友圈。
  
  过了一会儿,有个戴墨镜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,看了地上的字,又抬眼打量了男孩一眼,二话没说,拿出手机照准地上的二维码,一扫,然后不声不响地走了。
  
  有人小声说:“这男人不会是个托儿吧?”
  
  这时候,旁边小吃摊的大妈走过来,往男孩面前放了二十块钱,说:“上当也就二十块钱,万一是真的呢?也许还能帮上点忙。”
  
  大家一听这话,也就不再犹豫,纷纷开始掏钱,有给五块、十块的,也有给二十、五十的,扫二维码的也不少。
  
  这男孩一跪就是一上午,中午要吃饭的时候,旁边小吃摊的大妈给他送来一盒饭,他接过三口两口就吃完了,接着又继续跪,一直到车站没什么人了,才起身离开。
  
  男孩揣着讨来的钱,匆匆走过几条大街,来到了城郊。就在这时,他感觉身后不对劲,回头一看,果真发现一个戴墨镜的中年男人跟了上来。“是您?”男孩认出他就是第一个扫二维码的人,“您要干什么?”
  
  中年男人冷冷地说:“你小小年纪,不好好读书,却干这种骗人的勾当,还不快把所有的钱拿出来!”
  
  男孩抱紧书包,后退几步,说:“不行,这是我爸的救命钱!我没骗您,叔叔,我真没骗您!”
  
  “哼!你爸?”中年男人怒道,“你爸妈都死好多年了,他们若是在天有灵,不知会被气成什么样子!”
  
  男孩一惊:“您、您是……”
  
  “不认得我了?”中年男人摘下墨镜,说,“自从那年你逃学出走后,我就一直在找你。今天我上县城有事,刚下车,就在朋友圈看到你讨钱的视频。为了弄一个水落石出,我才戴上这副墨镜。”
  
  男孩慌忙垂下头,叫道:“田校长……”
  
  原来,男孩从小就是个孤儿,没人管,由村里抚养,可他不爱读书,经常逃学。三年前,他从村小学逃走后,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  
  田校长问:“你老实说,究竟在给谁讨钱?是不是被坏人利用了?”
  
  男孩抬起头来,说:“是我爸!我没被坏人利用。”
  
  田校长抬起手来,气得想打他一耳光:“你、你到这时候还嘴硬,还说不是被坏人利用,真是认贼作父啊!我先前扫二维码就是为了通过微信找到他,可到现在他一个字也不敢回。走,带我去找他!”
  
  男孩犹豫了一下,答应了下来,然后领头往前走,田校长紧跟在后面。
  
  只见在前面不远的荒地上,有一个废弃的厂院,里面堆满了废品和垃圾。一个七八歲的脏小孩正焦急地等在厂院门口,当他看见男孩,立即迎上前,哭道:“哥,你快去看看爸爸!”
  
  两个孩子急匆匆地跑进厂院内,推开一扇门,片刻,里面传出了哭声:“爸爸,爸爸,您醒醒……”
  
  田校长心里一紧,赶紧跟了进去,只见昏暗的房子里,门边上有一口灶台,靠墙有两张简易的木床,角落里的那张床上,躺着一个四十岁左右、面容枯槁的男人。两个孩子伏在他身边,摇他、喊他,可他再也没有醒过来。
  
  田校长上前,轻轻揭开被子,发现那男人只有一只手臂,田校长摸了摸,感觉男人身上还有余热,估计刚刚死去。
  
  不用说,这就是两个孩子的爸爸,一个收废品的残疾男人。两个孩子,是他收养的流浪儿。
  
  两个孩子一直在哭,脏小孩拿出枕头下的手机,说:“哥,爸说微信里有话跟你说。”
  
  男孩打开手机,点开微信,发现置顶的文件助手里有条信息:“孩子,爸爸不是急病,爸爸患的是不治之症,只是不敢告诉你们。谢谢你和弟弟的陪伴,要不是你们俩,我这一辈子就当不了爸爸;没有你们俩的陪伴,爸爸最后的日子不知有多孤寂,原谅爸爸没能把你们抚养长大……”
  
  读到这里,两个孩子已经哭成了泪人。田校长拥紧两个孩子,泪水也汹涌而出……

精彩栏目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