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事大全 > 故事会 >

水管王

(阅读次数:+)

  二十年前老王移民加拿大,先在洋人公司干了几年,从事水管工程安装和维修。后来自立门户,公司就取名“水管王”,还雇了几个人,生意做了十多年,有口皆碑。
  
  老王生意再忙星期天也要休息,雷打不动。他常会利用这一天去电影院看侦探电影,那是他最大的业余爱好。如果没有新片,就在家里回味经典片。今晚也不例外,外面北风呼啸,老王缩在家里重温《尼罗河上的惨案》。刚看了十来分钟,手机突然响了。对方自称姓贾,家中地下室水管爆裂,请求他上门急救。老王一口拒绝,对方给出了五倍价钱,他也没动心。当手机第四次响起时,对方竟哭哭啼啼起来,说是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怕停水停电捅出大娄子,老王听不得大男人哭,勉强答应了。
  
  半个小时后,老王终于到了第24街,黑灯瞎火地摸到14号,见是一大片农场。他也是头一回知道,附近还有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。贾先生开门,马上热情地请他入屋。
  
  贾先生身材魁梧,比老王高出大半个头,还留着八字山羊胡,带有北方口音。他头上的棒球帽压得很低,好像故意不让人看到他的面容。更令老王感到奇怪的是,他在室内还戴着一副大墨镜,自我解释说双眼患有“畏光症”。
  
  老王跟着贾先生来到
  
  地下室。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中文旧报纸和抹布,肯定是用来堵漏的。
  
  半小时不到,老王就找出了症结所在。他到车里取来短水管、弯头等零件,三下五除二地换上,前后共花了一个多小时,全部问题迎刃而解,一旁的贾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  
  上到一楼客厅,贾先生从茶几上拿起一个大信封,问道:“王师傅,连工带料多少钱?”“一千加元。”贾先生把信封递给老王,说道:
  
  “五千,都是现金。”
  
  “也太多了吧!”老王惊讶道。贾先生一本正经地说:“电话里不是讲好的吗?五倍价。一个人最要紧的是诚信……”老王见他这般执着,只好收下钱,笑着说:“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,以后有啥活打电话。当然,最好不要星期天。”贾先生开门送老王之际,一股强风扑面而来,老王的头无意中碰到了他的山羊胡子,余光见到他的胡子松开了,显然是没粘牢。
  
  老王急中生智,故意低下头,边快速走出门边说:“别送了,风太大。”“那您小心开车!”贾先生用力关上了门。
  
  老王钻进车内,浑身冒冷汗。他一路上抽着烟,脑海中不断涌现假胡子、棒球帽、大墨镜的画面,再说压根儿没见到老人和孩子,看来贾先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  
  也许是出于好奇,也许是侦探迷的缘故,老王决定好好查一查贾先生的底细。考虑再三,他准备从贾先生家的垃圾入手。上网查询后得知,贾先生住宅的区域三天后收垃圾。
  
  那天上午九点,老王就蹲守在贾家附近。一个小时后,垃圾车如期来到贾家。接着,他尾随垃圾车来到堆填区。之后,他戴着口罩开始了长达半天的搜寻,终于在一堆旧中文报纸、信件中发现了端倪。
  
  他将贾家垃圾全部带回家,上网展开比对研究,终于发现了秘密,这个贾先生可是个大人物啊,但他并不姓贾……
  
  一周后,中国驻枫城总领事馆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,内文和信封都是用电脑打字的,并未留下寄信人地址。内文写着:“百名红通人员方海鹏,藏匿于枫城第24街14号。他自称姓贾,留有假八字山羊胡。加拿大朝阳群众。”半年之后,老王看晚间电视新闻报道,外逃十八年的方海鹏回国投案自首。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,顺手开了一瓶茅台酒。

精彩栏目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