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故事大全 > 故事会 >

复仇海东青

(阅读次数:+)

  当万鹰之王海东青遇上空中的另一方霸主大天鹅,一场争斗由此掀起,背后的秘密也在慢慢揭开……
  
  万鹰之王
  
  乌音王爷的府里最近出了件怪事,每当夜幕降临,就有一只鹰飞到大殿屋脊上歇腳。为御夜寒,也为了保护犀利的鹰爪,它会在王府的鸽舍附近截一只归巢的鸽子,用两爪握着垫在身下替自己暖足。天亮后,它才会放了鸽子,展翅远去。王爷打小喜欢玩鹰,是半个内行,闻听后赶去一瞅,不禁失声惊呼:“海东青!这是海东青!”
  
  海东青是矛隼的变种,万里无一、神俊无比,号称万鹰之王,而王爷之所以惊喜异常,还另有原因。王爷的领地内有个天鹅湖,湖中有种蚌,能生出宝贵的珍珠。每年到采蚌取珠季,王爷都要带人向湖神献上丰厚的祭礼。尽管这样,因为湖深水寒,许多采蚌人都有去无回;侥幸回来的,也不过采些小蚌,取不出有价值的好珠。
  
  不过,有种方法,能获得价值连城的珍珠——天鹅湖是天鹅迁徙的必经之地,每年春末,天鹅都要在此小憩补食。只有健壮的大天鹅才能潜到最深的湖底,捕到最大的蚌。吞吃蚌肉时,它们会把珍珠一起吞进嘴里,只要及时把它们捕下,就能从天鹅嗉囊中剥出大量顶级珍珠,而敢捕大天鹅的,只有海东青。
  
  为了养蚌取珠,一个月前,王爷就不惜扒河放水,扩大湖面。如今又有海东青现身,可谓万事俱备。可怎么把鹰弄到手呢?王爷正苦思冥想,这时有下人来报:“王爷,死牢里的阿嘎说他有办法。”
  
  那阿嘎是何人?原来半月前,有人身怀利刃试图混入王府,被捉后受尽酷刑,却只说自己叫阿嘎,一时迷路才误闯了王府。王爷一怒之下,就将他打入了死牢。
  
  抓鹰心切,王爷沉吟片刻,便道:“让他试试。”
  
  阿嘎的计策很简单:他先在屋脊上铺了一层暗藏倒钩的毛毡,再给王府的鸽子套上坚韧的丝网。果然,当海东青再次捉鸽过夜时,它的利爪被丝网钩住,而毛毡中的倒刺又挂住了丝网。海东青挣脱不开,被活捉了。
  
  王爷获鹰后喜不自胜:“爪如莹玉,瞳如青水,果然是绝世好鹰,就叫它大青吧!”言罢,他又盯着跪地待赏的阿嘎,陷入思索。
  
  王爷也知道自己向来行事凶残,暗中有不少人对他恨之入骨,欲除之而后快……他思量半晌,说:“看得出你是驯鹰高手,大青就交给你照看。不过,为防你日后心怀不轨,本王必须对你先行防范。来人,将他拉下去,打折双腿、夹碎一只手腕,留给他一只手驯鹰就够了。以后未经召唤,不许他出现在本王三步以内。”
  
  有伤天道
  
  阿嘎伤还未痊愈,就忍痛开始训练大青。据暗中监视的下人回报说,阿嘎驯鹰神速,对大青也极为恭敬。每次喂食时,他都先把食物放在唇间一吻,才往空中一丢。大青也不愧是万鹰之王,眨眼间,食物就被它在空中追截吞下。
  
  王爷大喜:“眼下已有天鹅归湖,我们明天就去湖边猎鹅!”
  
  第二天,一行人簇拥着王爷,浩浩荡荡来到湖边峪口,这是天鹅飞返的要津,可当空中出现天鹅的踪影时,大青却无动于衷。
  
  见王爷面色不善,阿嘎说:“王爷,天鹅也是空中一方霸主,强者间最懂忍让,不到万不得已,大青绝不会与对方殊死相搏。”
  
  王爷恼了:“要是这样,我养它何用?我要的是珍珠,明白吗?”
  
  怕王爷对大青不利,阿嘎只得说:“那就先刺激刺激它吧!”阿嘎请王爷下令,让随行的卫队用箭射下了两只小天鹅。小天鹅的嗉囊内并没有珍珠,阿嘎借用刺鹅锥,取出鹅脑后,在唇边一吻,再喂给大青。大青吃了鹅脑,食髓知味,果然望着空中的鹅影显出跃跃之态。
  
  终于,有只健壮的大天鹅从远处飞来。阿嘎一扬臂,大青腾空而起,越飞越高,很快不见了踪影。众人正惊异,突然有个黑点从天宇急冲而下,正是俯冲下来的大青。
  
  大天鹅猝不及防,被大青用爪掐住了脖子两端,惨叫着急坠而下。众人扑上去,杀鹅取嗉,将所得献给了王爷。望着三颗洁白圆润的大珍珠,王爷笑道:“哈哈,接着干!”
  
  不到半天工夫,大青杀了三只大天鹅。它越杀越精,甚至能从大天鹅的飞行姿态上,判断出其嗉囊内有无珍珠:有珠的天鹅因刚吃饱蚌肉,嗉腹胀满,姿态笨拙,脖子一弓一弓的;而无珠的天鹅身形矫健,真与之一战,大青也未必能尽占上风。再加上王爷只准给大青喂有珍珠天鹅的脑髓,几次下来,大青便对无珠之鹅视若不见了。
  
  阿嘎见状,很不安:“王爷,大青这样有伤天道,大天鹅是鹅群中的护卫者,把大天鹅杀绝了,鹅群中尽是老弱病残,以后遇到天敌,就有亡群之险。天鹅与海东青一样,都是灵禽,若把天鹅逼上绝路,它们拼死反击就糟了!”
  
  拼死反击
  
  王爷不以为意:“自古弱肉强食,天经地义。什么拼死反击,我见得多了。多少贼人想害本王,本王还不是活得好好的?”
  
  正说着,天边又飞过一只大天鹅。这只天鹅直冲大青而来,挑衅般大叫着。好在大青聪明,一瞧它威猛灵巧的飞行姿态,就知道它腹内空空。这样的大天鹅,大青也没把握去招惹。见大青并不出战,下面又有弓箭手虎视眈眈,那只天鹅嚣叫一阵后,无奈地飞走了。
  
  阿嘎实在忍不住了:“王爷,刚才来的是天鹅王!是大青对天鹅群的屠杀,才引出天鹅王要与它决一死战。王爷,收鹰吧!凡势不可使尽,不然,‘恃势者,忽逢大对头’,后果不堪设想!”
  
  “狗奴才,你胡说些什么?”王爷怒道,“今天若收不够一口袋珍珠,我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喂大青!”这时,天鹅王又来了。大青一眼看出它这次是吃饱了东西,嗉囊鼓鼓的,连扑翅都费力。
  
  阿嘎暗叫“不好”,只见大青故伎重演,冲上云天又俯冲而下。天鹅王听到风声,并不向下疾避,却猛一翻身,自杀般主动亮出腹部要害。大青收势不及,一爪抓破了天鹅王的嗉囊。立时,天鹅王凄啼一声,从嗉囊里掉出了几块石子。
  
  原来,天鹅王也看穿了大青的心思,故意吞了石子,好引诱大青出战。它忍痛让大青抓破嗉囊,石子掉出后,它就能轻身一搏了。
  
  天鹅王与大青在空中死死纠缠,转瞬间,它们便哀叫着坠落在地。天鹅王肚开腹裂,一命呜呼,它却为族群除去了永久大患:大青的利爪被它打折,成了废鹰。
  
  “哎哟,我的珍珠!”王爷心痛坏了,扑上去正要看大青,阿嘎却一瘸一拐地抢上前抱起了大青:“王爷,这下你知道凭一腔正气,弱也能胜强了吧?”
  
  王爷一怔: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“王爷,你以前为扩大湖面,随心所欲扒开河堤,不知将多少人淹死,我的一家老小也尽在其中。众人无处说理,我才想进府与你讨个公道,”阿嘎抚鹰长叹说,“这大青本是我家所养,我被捉后,它才来寻主的。”
  
  王爷恍然大悟,挑衅道:“你这个半残的废物,能奈我何?”
  
  阿嘎怆然一笑:“呵呵,你可进了我三步以内!”说罢,他突然一口吐出血痰,糊在了王爷的左眼上。与此同时,阿嘎手一抛,大青闪电般飞起,王爷只觉眼前一黑,左眼就被大青生生啄了出来。
  
  其实,阿嘎喂食大青时,假装亲吻食物,实则是把自己的唾沫吐到食物上再喂给大青,久而久之,形成了条件反射:主人的唾沫所向,就是它的应捕之食。
  
  阿嘎和大青被乱棍打死了,但几天后,王爷也死于眼伤感染。弥留之际,他哀叹道:“凡势不可使尽,我明白得太晚了……”

精彩栏目推荐